崔书中团队研发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技术 精准“清扫”癌细胞

2019-06-20 09:19 广州日报

  每年,中国有约百万癌症患者死于种植转移。病人一旦发生癌细胞种植转移,就如在腹腔内“撒了几把沙子”,根本无法“捡”出来,传统的肿瘤治疗手段对此也束手无策,病人的生存期限平均仅6个月。

  “没有办法就想办法。”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崔书中教授相信“一物克一物”。鉴于癌细胞比正常细胞更怕“热”,从2002年起,崔书中带领团队研发出了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技术,通过“热疗”+“化疗”,将腹腔或胸腔内的癌细胞统统“清扫”“剿灭”。今年,该项目荣获2018年度广东省科技进步一等奖。5月底,崔书中也荣获第十五届广东省丁颖科技奖。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霞虹通讯员梁凯涛、欧阳云、阚文婧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

  专题统筹:刘文亮、罗桦琳

  决心:攻克癌症腹腔种植转移难题

  癌症患者最担心的就是癌细胞发生转移。通常,癌症有种植转移、淋巴结转移和血行转移三种途径,自然病程或者手术创伤引起的癌细胞脱落、转移的淋巴结破裂或癌栓破裂出血等情况,都会引发癌细胞的种植转移。

  事实上,腹腔的癌症如胃癌、肠癌等,胸腔的癌症如肺癌等,都可能出现腹腔种植转移或胸腔种植转移。崔书中介绍,种植转移发生率非常高,比如,胃癌确诊时有约20%已经发生了腹膜种植转移,根治手术后5年发生种植转移的几率也高达50%。

  “种植转移,就像抓了几把沙子或芝麻撒在腹腔和胸腔中,没办法‘捡’出来。”崔书中说,中国每年死于种植转移的病例约100万,化疗是唯一有效的办法,但由于腹膜血运很差等因素,静脉化疗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自1987年当外科医生以来,崔书中在临床中见过太多发生种植转移的癌症患者。“那时一发现种植转移,往往是开腹后就关上,或者往腹腔里打化疗药,此外,医生能做的就是安慰。”崔书中说,“患者的生存时间平均仅6个月。”

  难道对此就毫无办法?崔书中相信,任何事物肯定有制衡机制,正所谓“一物克一物”。于是,2002年起,崔书中率领团队开始向种植转移这个医学难题发起进攻。

  恒心:8年攻关解决“精准控温”

  当时,为预防种植转移,许多外科医生手术后,都会往患者腹腔里灌注热蒸馏水和化疗药物。但这种“土办法”,疗效有限,还常导致粘连等并发症。

  从科学上讲,癌细胞比正常细胞怕“热”,在温度达43℃下达到1个小时,癌细胞就会造成不可逆损害,但正常细胞无恙,因此在“热疗”+“化疗”协同作用下,可预防和治疗癌症种植转移。但人体麻醉后腹腔内的温度仅32℃左右,热水倒进去,很快就凉了。如何精准控制温度,做到腹腔充盈不留死角,成了崔书中面临的最大难题。

  为此,崔书中和团队决心通过机械化和信息化制造恒温装置。由于国内外都无同类设备,外科医生出身的崔书中只好化身“工程师”研究装置。崔书中笑言:“那时候真的是睡觉做梦都在想这事儿。”在多次失败后,他和团队终于采用芯片技术,实现了设计要求。2006年,第一台数字化精准腹腔热灌注治疗技术设备成型。为验证技术的安全性,崔书中还在5头猪身上做了实验。经过近8年的艰苦攻关,2009年12月,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技术拿到了国家药监局批准的第一个同类的III类医疗器械注册证。

  崔书中介绍,这项技术做到了三个“精准”:一是精准恒温技术,可达到±0.1℃的精准控温;精准过滤,癌细胞出来后就进不去了;精准清除,腹腔内不留死角。“我们做到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做到了世界领先。欧洲、美国和日本的专家来参观都说比不上我们,想引进这个技术。”

  2018年5月,广东省医学会在医学科技成果评价意见报告书评语中写道:“该项目在腹腔热灌注化疗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其中精准腹腔热灌注控制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实现了医疗质量与经济效益的协同提升,是转化医学成功的示范。”

  信心:“热疗”大大延长患者生存期

  2010年起,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技术开始在临床应用推广。新技术刚出炉,一些专家持怀疑甚至抵制的态度,崔书中还吃过“闭门羹”。不过事实和数据让业界慢慢认可了这项技术。2011年左右,崔书中在一个全国性胃癌学术论坛上作报告后,全国各地肿瘤医院的专家们都开始给他介绍病人。

  这项技术的效果有时也让崔书中感到“神奇”。2017年,50多岁的患者曾先生(化名)被确诊胃癌晚期,癌细胞在腹膜广泛种植转移,大网膜变成“饼状”。但在三次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后,腹腔转移病灶全部消失,大网膜恢复正常。如今两年多了,曾先生正常生活着。而这样的病例还有许多。

  回顾性研究资料显示,与以往不精准的腹腔热灌注化疗相比,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能够提高IV期胃癌中位生存8.9个月,提高IV期肠癌2年生存率13.4%,Ⅲ期卵巢癌中位生存期可提高10.7个月。

  崔书中介绍,对患者而言,根治性手术后进行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可从根本上预防腹膜种植转移;而对于已经种植转移的患者,则可通过减瘤手术后,再使用精准热灌注化疗杀灭残存的肿瘤组织和细胞,提高生存期;对于已经发生广泛种植转移或并发恶性腹水的患者,精准热灌注化疗可在短期内将腹水控制,部分病例甚至能够创造出减瘤手术的机会。

  据了解,目前崔书中团队已经建立了胃肠、卵巢等10余种肿瘤中心大数据库,并牵头国内外50多家三甲医院开展3项随机对照试验,预计三四年后会有更全面、更权威的结果。崔书中透露,他们还在开展研究,以进一步提高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的效果。

  创新感言

  2002年,刚开始做研究时,没有课题和科研经费,但现在大众创业、全民创新,国家非常重视生物医药,很多医生也觉醒了,都有了‘转化医学’这个概念。

  广东省和广州市的创新政策很好。不过,科研项目的评估机制应该更加科学,更加重视绩效评估,不要过于看重论文的影响因子,对于业界广泛认可、广泛应用的项目在评估时也应予以考虑。

  崔书中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导,广东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中国抗癌协会腹膜癌专业委员会拟任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结直肠专业委员会腹膜癌专委会候任主委。主要从事腹部肿瘤的外科治疗和临床研究。主持研发“高精度体腔热灌注化疗系统”,主要技术参数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链接

  2012年,卫生部把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列入胃癌的临床规范。围绕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技术,已形成了1个临床路径、4个临床治疗指南和10个专家共识。迄今,全国400多家三甲医院都在广泛应用精准腹腔热灌注化疗技术,在全国百强医院中,有86家在使用该技术。目前,该技术已累计治疗26万例次。

责编:王志胜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