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时“卖身”后困局难破 “接盘侠”山海蓝图或遇烫手山芋

2019-06-18 10:01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魏婕蒋政北京报道

  今年2月,久陷倒闭旋涡的全时便利店,正式通过“解体分拆”的方式结束品牌运营。位于北京、天津、成都的全时便利店由酒业渠道巨头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海蓝图”)接盘,位于华东、重庆地区的近百家门店由罗森便利店接手。然而6月初,刚刚被接手4个月的全时便利店又曝出供应商上门讨要欠款的新闻。《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地区多个全时便利店发现,由于供应商断供,目前全时门店缺货现象严重,门店内5个以上的货架处于半空或全空状态,烟草完全断货。

  另外,记者从全时便利店离职中层人员处了解到,被收购之前北京全时联盟便利店有限公司拖欠215名员工工资,共计约790万元。因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

  北京律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吴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欠款问题迟迟无法解决,供应商很可能采取断供的自保措施,便利店长期缺货,顾客到店购物体验变差,店铺销售额也会下降。长此以往,顾客就会流失,品牌形象和信誉也会受损。

  而对于全时便利店这一品牌未来的走向,联商网高级顾问王国平指出,由罗森接手的店面将会清除全时元素,而被山海蓝图接手的店面未来在便利店行业恐怕也很难有突出的表现。由于山海蓝图股东山海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海酒业”)的主营业务为进口葡萄酒,而酒类的毛利及销售额比其他商品高,所以山海蓝图并没有什么动力发展便利店的传统品类,便利店业务也不会在山图体系内占很重要的地位,所以全时未来可能会变成半个山图酒业店,非酒业非流量品类被边缘化。

  长期缺货诉讼缠身

  全时店面缺货的背后是与供应商迟迟未解决的欠款问题。

  “这段时间关东煮都没有,烟草也不卖,巧克力还没到货,会员卡、储值卡也不办了。”记者于6月12日下午走访北京市通州区的3家全时便利店发现,下午2点,鲜食区的7层货架中就有三层全空,有一层仅放置了十几个小包沙拉酱,便当和三明治各剩4个。此外,零食区、烘焙区、饮料区的货架也有两层或三层全空的现象,巧克力、烟草货架全空,关东煮、盒饭停售。店员称,前段时间一直缺货,最近才陆陆续续上货,但烟草缺货已有半年多。

  现任全时便利店店长李伟(化名)告诉记者,目前货品正在恢复供应,但巧克力还处于断货状态。“缺货情况比之前好多了,不过长期缺货状态下,销售额下降是肯定的。”

  全时店面缺货的背后是与供应商迟迟未解决的欠款问题。据了解,成都全时30家供应商欠款总额合计2000多万元,重庆供应商欠款总额也在2000万元左右。

  “对于被欠款的供应商,要看他们是与哪家公司签订的供货合同。如果这些供应商是与全时签订的合同,则欠款问题应由全时解决。如果是与山海蓝图签订的合同,应由山海蓝图偿还欠款。”吴萌指出,如果欠款问题迟迟无法解决,供应商很可能采取断供的自保措施。长此以往,公司会陷入“没钱-店铺缺货-店铺状态下降-销售额下降-客流量下降-更没钱”的恶性循环。

  记者从一名重庆经销商处了解到,全时与罗森的交易以店铺资源为交易主体,不涉及债权债务对接;而山海蓝图购买的则是全时的品牌资产。

  另外,全时北京地区一名已经离职的中层技术人员张鹏(化名)表示,山海蓝图收购全时后,在职员工的工资在春节后都发了,但收购前离职员工的工资拖欠半年没得到解决,其中最长的欠了4个月,最少的欠了1个月。根据张鹏提供的资料,朝阳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已经将全时欠薪一案移送至公安机关。张鹏称,今年4月,离职员工曾到执行庭申请强制执行,但因为法人关广雨失联而无法执行。

  对此,吴萌指出,罗森的收购方式不涉及到员工和供应商的欠款问题。而对于被山海蓝图收购以后的原来的“全时便利店”的员工,如果这些员工与山海蓝图签订了新的劳动合同,则欠薪问题应当由山海蓝图解决。如果这些员工并没有与山海蓝图签订劳动合同,而是保留与全时的劳动合同但实际上在山海蓝图工作,则山海蓝图和全时对于欠薪问题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天眼查提供的数据,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22日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共有487620个执行标的。

  零供关系律师胡亦良认为,如公司有资产,员工工资、社保、税收等优先受偿,员工工资是否可以顺利拿到,要看公司是否有资产可供执行;在执行过程中,也可以申请破产。破产司法审计中,如果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转移资产、抽逃出资、出资不足,可以要求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如果法人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如隐匿、转移资产等行为,可能构成犯罪。

  李伟告诉记者,北京地区在职的全时员工现在的劳动合同是和山海蓝图签的,店员和店长的工资待遇和之前相比没有变化,目前在职员工每月能正常拿到工资。

  记者联系到了罗森公关部的工作人员,并就罗森接手全时的相关情况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同时记者联系山图酒业,工作人员称公司对山海蓝图的业务并不清楚,而山海蓝图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扩张失控前景未卜

  “资金跟不上扩张速度,就会崩盘。”

  “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概括六年来的全时,是什么?”“两个字,‘速度’。我们的发展速度快,未来也就是速度。”在2017年的一段公开采访视频中,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总经理杨波如是表示。彼时的全时便利店,门店数量呈几何式增长,启动百城百万计划,计划五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

  但2018年,全时母公司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受到互联网金融事件影响,导致全时资金链出现问题,无法跟上全时的扩张速度。据36氪获取的内部文件显示,2018年11月以来,全时便利店在北京关店约90家,截至2月13日,全时在北京的店铺剩余320家左右。

  张鹏向记者表示,全时从一开始就属于高杠杆操作,即有100万元的资金却想做成100个亿的事,从互联网金融方面融到钱就立马转移到全时这边,没有做风控,融资过程风险很大。截至2018年底,全时没有实现盈利。总部无法输血后,要求各个大区分别注册公司,自负盈亏。自那时起,有些供应商就停止供货了。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分析称:“资金跟不上扩张速度,就会崩盘。便利店属于重资产、重投入、重系统管理的行业,不仅需要一定规模和体量,还要具备相应的扩张能力,才能够盈利。”文志宏强调称,进入便利店行业,宏观上讲需要有对行业和市场机会的洞察力,微观上讲需要连锁运营的专业能力和资源,二者缺一不可。

  吴萌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进入者已经意识到便利店是一个需要大规模资金的行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意识到。在便利店行业仅仅有钱是不够的,而是要找到“如何利用资金投入取得盈利”的方法。对于国内便利店行业来说,便利店品牌的接连倒下会让国内便利店行业更重视“如何平衡整体规模与单店经营效果”,也就是如何掌握扩张速度以及扩张时机的问题。

  在接盘全时后,张晟向第一财经表示,罗森之所以收购华东和重庆地区大部分全时便利店,是因为可以与罗森形成战略互补,强化区域优势。

  上海商益咨询创始人胡春才告诉记者,在华东地区的市场竞争中,罗森虽然最早进入上海市场,但目前全家以超过2000家的门店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罗森目前在上海仅有1200多家门店,而最晚进入上海地区的711仅有不到200家门店,因此拿下全时在华东地区的60多家店铺,无疑能够为罗森在竞争激烈的华东市场补充弹药。

  文志宏进一步表示,中国的便利店市场已经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品牌之间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速度之战,更进一步来讲就是店铺资源的抢夺之战,如果按照常规的选址流程开店,中间会花费大量时间,而且现在店铺资源日渐稀缺,通过收购几十家全时便利店的店铺资源,罗森的区域扩张速度就提高了很多。

  相对于罗森扩充门店资源的逻辑而言,另一位接盘者山海蓝图收购全时的意图更值得探究。

  今年2月,有媒体传出全时的另一收购方为山海蓝图,而山海蓝图股东蔡学彦又是银鹭集团股东,银鹭集团被雀巢收购,进而有媒体指出全时便利店的另一个接盘者为雀巢,随后雀巢否认收购传闻。王国平向记者表示,真正的逻辑应该是全时-山海蓝图-蔡学彦。银鹭卖掉后,山海蓝图成为了蔡学彦最主要的盘口,山海蓝图先后出资入股法国的葡萄酒生产商,后转为专业卖酒,山海蓝图收购全时,意味着酒业巨头成为便利店的又一大玩家。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背后由蔡学彦个人和山图酒业各出资50%,而蔡学彦同时也是山图酒业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蔡学彦曾是银鹭集团持股20%的个人股东。2016年4月,他联合银鹭食品的创始股东成立山图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进口葡萄酒。

  王国平分析称,目前酒业渠道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各方都在争夺龙头地位,山图系收购全时旨在快速渗透终端,把数据跑出来,向外界证明,为日后上市做准备。全时归入山图系之后,主要用来丰富渠道多样化,并为自营酒做一定背书,让整体销售数据更好看,并不是真正要做便利店。酒类的销售额、毛利都比普通商品高,因此很有可能未来全时在山图体系内不会是主角。

  由罗森接手的店面将会清除全时元素,而被山图酒业接手的店面在便利店行业恐怕也很难有突出的表现,未来可能会变成半个山图酒业店。本报记者魏婕/摄影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