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份年报填不了300亿“窟窿” 康美账务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亢奋”

  [有财务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康美药业在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长等方面披露的财务数据异常由来已久,并非三年就能“吃成一个大胖子”。]

  [证监会指出,康美药业涉及两方面财务造假,一是银行存款造假,二是收入造假。鉴于康美药业财务数据2018年及2017年经追溯调整后严重失真,只能选取2016年年报及以前数据来考察。]

  [康美药业虚计的近300亿现金,并非“消失不见”,而主要是转计到其他资产类科目以及调减净利润了。]

  随着监管调查的逐步展开,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实锤“开始落地。

  5月17日,证监会通报称,现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康美药业的财务造假仅始于三年前?你信吗,反正我不信。”一位财务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出质疑。

  康美药业作出“会计差错”更正,是在2018年年报发布之时,而会计差错调整的数据是2017年年报数据,证监会目前判定康美药业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那么,2016年之前的康美药业就不存在这种造假情形了吗?

  2009年及2012年,市场上分别有财务专业人士夏草、投资咨询机构中能兴业等第三方相继对康美药业2002年至2010年的公开披露财务数据提出过强烈质疑。

  目前,证监会已对康美药业和其19年来的年报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展开调查。而康美药业也开始自查,并公告称公司有88.79亿元被关联公司挪用买卖自家股票,康美药业还据此主动申请戴帽“ST”。

  账目异常信号早已有之

  风起于浮萍之末。有财务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康美药业在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长等方面披露的财务数据异常由来已久,并非三年就能“吃成一个大胖子”。

  证监会指出,康美药业涉及两方面财务造假,一是银行存款造假,二是收入造假。鉴于康美药业财务数据2018年及2017年经追溯调整后严重失真,只能选取2016年年报及以前数据来考察。

  分年度来看,康美药业自2013年开始,账面货币资金即开始增长迅猛。2013年年报至2016年年报显示,年末货币资金余额从84.97亿,增长至2016年末的273.25亿元,2013年至2016年各年该项金额的增长率分别为39%、18%、58%、73%。2016年因定向增发筹资82亿元,因此2016年年末货币资金余额同比有大幅增长,但并不表示公司财务数据异常是从2016年才开始的。

  净利润方面,也未显示2016年开始出现明显异常。康美药业2014年至2016年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22%、21%、21%,2015年至2016年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割裂和跳增的现象。实际上,康美药业在2014年之前的利润增长率,更为异常,2008年至2013年,康美药业各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02%、70%、43%、40%、43%、30%。

  康美药业主业是中药饮片的生产和销售,其整体业务覆盖中药、西药、医疗器械、保健品等多领域。第一财经记者选择了同样以中药饮片为主营收入的几家上市公司佛慈制药、香雪制药,陇神戎发、同仁堂、寿仙谷五家企业作为对照。这5家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都呈不规则波动形态,迵异于康美药业先“亢奋”后“平滑”的态势。

  康美药业营收在2010年至2012年经历了“亢奋”式增长,这几年营收增长率分别达到了39.19%、83.77%、83.62%,远高于同行业增长率。

  其中,2012年康美药业的营收增长率达到了83.62%,而五家同行上市公司,除陇神戎发因上市冲刺营收增长率达到59%以外,香雪制药2012年营收规模增长30%,同仁堂为22.85%,而佛慈制药为-1.78%。对比同行公司,2012年康美药业在没有大的并购的情况下,超高营收增长率是如何做到的?

  2012年之后,康美药业又进入了“稳定高速”增长期,2013至2016年营收规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9.65%、19.39%、13.28%、19.79%,除2015年以外,其他三年的增长率偏差不过0.4个百分点。专业财务人士认为,2010年至2012年过于亢奋的增长,以及2013年至2016年过于平滑的增长数据显示,康美营业收入数据“人为迹象”明显。

  其实,康美药业更早期的财务报告,也显现出过于“平滑”的趋势。财务专家夏草2009年撰文指出,康美药业2004年、2005年收入、净利、应收账款高度趋同,且应收账款及应付账款连续多年波动很小,但主业收入增长迅猛,夏草曾以这些财务征兆而挖出北生药业、东盛科技等公司的财务造假。夏草认为,康美药业的上述数据异象,是一个强烈的财务异常征兆。

  另外,早在2012年,投资咨询公司中能兴业联系《证券市场周刊》发表《康美谎言》,指出康美药业在土地购买和项目建设上涉嫌造假,至少虚增了18.47亿资产,这几乎是公司2002年至2010年9年净利润的总和。

  5月18日,康美药业公开承认,公司与相关关联公司存在88.79亿元的资金往来,该等资金被相关关联公司用于购买公司股票。康美药业自何时开始挪用公司资金炒炸自家股票,无从知晓,但结合K线图和融资录来看,可能并非始于2016年。

  K线图显示,康美药业股价最疯狂的阶段,出现在2015年2月至6月,彼时股价由7.27元左右的起始位置,涨到25.09元的最高位,股价大涨2倍有余。而相对应地,2015年也是康美药业开始大量发行公司债和短期融资券的起始点。

  公开信息显示,康美药业2015年连续发行公司债和短期融资券79亿元。

  账不能平

  康美药业这次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的财务报表,只涉及2017年年报。2017年年报追溯调整后,当年年末总资产由687.22亿,减少至652.93亿元,而并非减少了300亿。

  因为,康美药业虚计的近300亿现金,并非“消失不见”,而主要是转计到其他资产类科目以及调减净利润了。

  其中,应收账款调增6.41亿元,其他应收款调增40.91亿元,存货调增195.46亿元,在建工程调增6.32亿元,应计利润调减4700万元,递延所得税资产调增3000万元。以上涉及将货币资金,调入6项其他资产类科目,合计调整金额为249.41亿元。

  还有50亿货币资金,调到哪里去了呢?结合康美药业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及2017年调整前后财务报表,2017年因销售费用少计、财务费用少计、营业收入多计、营业成本多计等原因,综合调减2017年合并报表净利润的数字为-19.51亿元。

  那还有30亿货币资金调去了哪里?

  综合调整前后2017年年报以及会计差错公告,康美药业没有特别指出的是,其实2017年年报,康美药业还通过调减历年来的未分配利润和盈余公积,合计约16.67亿元,来消化300亿现金的虚增。

  对照2017年追溯调整前后资产负债表,2017年报调整后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合计减少36.18亿元,而合并报表净利润只减少19.51亿元。这表明,康美药业还将往年累计的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合计调减了16.67亿元。

  2016年,康美药业合并报表实现净利润33.37亿元,如果康美药业财务造假仅始于2016年,那表明2016年实现的33.37亿元净利润,有一半为虚假数字。那么2016年和2017年虚增净利润合计36.18亿元,也即2016处和2017年一半的净利润均为虚增。

  “如果虚增的30多亿净利润集中在2016年和2017年,那么这两年多项财务数据是没法取得勾稽关系的。”一位财务专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

  一个显而易见、无法自圆其说的漏洞是,康美药业调增195亿存货,但没有调增一分钱应付账款,“难道这195亿存货都是现金买来的吗?”上海一位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提出质疑。

  存货占总资产近一半!

  据专业财务人士分析,康美药业虚增的业绩,又何止这已经调减的36.18亿净利润。

  康美药业300亿货币资金“虚增”公告公布后,彼时即有媒体和专家质疑,康美药业把虚增的资产全部以货币资金的形式挂账,而货币资金是不能“减值”的,所以康美药业不能趁着2018年年报A股公司如火如荼的“资产减值”风暴痛痛快快地来一次“大洗澡”,只好将300亿现金先行分散至其他资产科目上,“他日再做打算”。

  “所有项目最为荒唐的是存货数据”,厦门国家会计学院中国财务舞弊中心联合主任叶钦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7年未追溯调整前报表,其年末存货就较上年末增长了60%,这远高于营业成本21%的增长水平。

  追溯调整之后,2017年末存货水平更是较年初增长了179%。“存货数据追溯调整之后就更离谱了。”叶钦华说。

  康美药业发布的财务差错更正公告显示,2017年公司存货少计195.46亿元,更正后增至近352.47亿元。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公司存货仍高达342.10亿元,占总资产的46%。

  康美药业曾因账面保有巨额现金却仍在大量借债,也未做任何银行理财而使现金的真实性备受质疑。195亿“莫须有”的现金调整至存货后,存货的真实性也随之受到各方质疑。2017年追溯调整后,康美药业的库存周转天数,达到了799天,2018年更是达到了923天,远超同行业279天和259天的水平。而2016年存货周转数据,与此前的存货周转数据,并没有明显的“割裂”。

  “195亿存货调增,是一次性在2017年的年报数据上加载的。但事实上如果存货少计是真实存在的,那就不太可能是2017年这一年少计的,也不可能是2017年和2016年这两年少计的。因为数字太大了,康美一年营收也不过就这个数;而如果195亿存货并不真实存在,或者其应该转增为营业成本,那影响的肯定也不只是2016年和2017年报表。”上述财务专业人士分析称。

  另外,自由现金流长期匮乏也是康美药业自2009年以来就饱受外界质疑的焦点之一。经营性现金流与净利润之所以不一致,是由于非付现成本的存在,但时间能够平滑掉非付现成本差异的因素,拉长时间来看,一家企业的净利润和经营性现金净流入应该趋于一致。而2001年上市至2018年年报,康美药业合计经营现金净流入总数为-1.49亿元,而净利润合计为180亿元,专业财务人士表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超过180亿元现金流和净利润的巨大“剪刀差”,显然已经不是近三年财务报表的“虚假记载”能够覆盖的。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