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药业资本推手:广发证券深度绑定马兴田家族生意

2019-05-17 10:11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王力凝北京报道

  作为A股首家破千亿市值的医药企业,康美药业(600518.SH)曾是业内的白马股,如今因近300亿元货币资金消失的离奇方式走下神坛。

  5月9日,康美药业继续一字跌停,报于6.26元/股,这是康美药业公告近300亿元资金出现“会计差错”后的第五个跌停。

  根据康美药业公布的2019年一季报数据,第一大股东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已累计将16.25亿股康美药业股票质押,质押比例高达99.53%。

  5月6日,广发证券董秘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称,公司不存在自有资金参与康美药业的股票质押融资情形,广发资管的集合计划产品合同约定由委托人自行处理纠纷并承担投资风险。

  尽管如此,在康美药业过去爆发式的发展中,广发证券在康美药业的资产版图扩张中充当了重要的推手:2001年广发证券保荐康美药业上市,并持续为康美药业此后的一系列增发、可转债、公司债等融资项目保驾护航。另外,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与许冬瑾控制的两家投资公司,亦先后多次参与了广发证券的增发和原始股上市项目,获益丰厚。

  助力康美药业融资超256亿

  康美药业上市以来募集资金为256.78亿元,这些融资的承销商无一例外都是广发证券,广发证券因此也获得了不菲的保荐承销费。

  在康美药业公布“公司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299.44亿元”之后,上交所在5月5日发出的《问询函》中,要求康美药业就此进行核实并补充披露相关6项问题,其中要求康美药业结合公司近年的融资情况,说明是否存在募集资金违规使用的情形;披露现存债务规模和现有货币资金的受限情况等,说明各项债务的后续资金偿付安排,并充分提示风险。

  就这部分的内容披露,上交所也点名要求会计师及相关保荐机构发表意见。

  康美药业2001年3月登陆A股市场,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为其进行审计,而保荐机构是广发证券。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了康美药业上市以来的融资后发现,2001年康美药业上市的五年内表现较为平淡,股价也由上市首日的开盘价40元/股一路下跌至2005年最低的7.73元/股。

  2006年可以说是康美药业发展的分水岭,此后康美药业先后启动了一系列融资,利用增发、可转债、权证、优先股、配股、公司债券、短期融资券等多种融资工具,堪称A股市场的融资高手。

  那么,2006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了反击中信证券的收购,2126名广发证券员工在2004年成立深圳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通过收购股权,成为广发证券第三大股东,持股12.55%。但此举违反了《证券法》“证券公司变更持有5%以上股权的股东需经过证监会审批”的规定。

  2006年6月,谋划上市的广发证券,将深圳吉富持有的广发证券股权分别转让给四家公司获广东证监局批准。转让价格为2元/股,其中康美药业副董事长许冬瑾创设并持有100%股权的普宁市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宏实业”)受让6200万股,占广发证券总股本的3.1%。

  广发证券和康美药业的同盟关系至此建立。

  搭上了广发证券,康美药业在此后资本市场融资顺风顺水:进行了两次增发、一次可转债、一次配股、一次优先股、四次债券、一次定向增发。《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康美药业上市以来募集资金为256.78亿元,这些融资的承销商无一例外都是广发证券,广发证券因此也获得了不菲的保荐承销费。

  除此之外,2017年,广发证券还为康美药业控股股东康美实业两次发行的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担任主承销商,募集资金合计50亿元。

  康美药业历年融资中最大的一笔,是2016年6月实施的定向增发,募资81亿元。

  增发的五个对象分别为康美实业有限公司、华安未来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长城国瑞证券、浙江天堂硅谷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和广发证券资产管理(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发资管”),总发行数量5.3亿股,发行价格为15.28元/股。其中,广发资管认购654.4502万股。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增发的股份将在2019年6月27日迎来解禁。

  频繁的融资筑成了康美药业的千亿市值神话,但康美药业股价不断暴跌之际,也将其推向债务深渊:2019年的一季报显示,康美药业的短期借款有149.4亿元、长期借款6.9亿元、应付债券167.83亿元。

  “康美”之外的投资生意

  除了投资广发基金之外,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夫妇控股的博益投资、信宏实业也先后多次参与了广发证券保荐的增发及原始股上市项目。

  搭上了广发证券,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与许冬瑾不再满足于发家的医药生意,开始在投资行业大展拳脚。

  康美药业和广发证券的合作始于2000年,广发证券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助理钟辉自2000年4月开始即在康美药业担任董事一职,2010年11月,钟辉辞去董事职位。

  但钟辉和康美药业的关系还没有结束,2011年1月18日,马兴田在“2010年的年度总结会上”举行了聘任仪式,聘任钟辉等二人担任康美药业的顾问,一直任职至今。作为康美药业顾问的钟辉,出现在铜仁市市长调研康美药业、与黄山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等重大场合中。

  2007年6月,康美药业以7656万元受让广发证券控股子公司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10%的股权,成为广发基金第四大股东。这笔投资给康美药业带来丰厚回报,12年来,康美药业拿到广发基金的现金分红超过2亿元。2019年1月30日,康美药业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广发基金股权全部转让给广发证券,转让价款暂定为13.9亿元,康美药业预计出售后可实现税前收益8.44亿元。

  2011年,广发证券定向发行45260万股,揭阳市信宏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宏资产”)以17.976亿元获配6680万股。在这次发行后,信宏实业成为广发证券的第八大股东,信宏资产成为第九大股东。

  直至这次增发股份正式上市,信宏资产成立只有3个月时间。而信宏资产的股东分别是江西国际信托、信宏实业和自然人温少生,温少生为康美药业的现任副总经理、职工监事,在这次康美药业“爆雷”前在康美药业担任了18年的证券事务代表。

  除了投资广发基金之外,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与许冬瑾控股的深圳市博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信宏实业也先后多次参与了广发证券保荐的增发及原始股上市项目,包括了古井贡酒、歌尔声学、普邦园林和蓝盾股份、亚威股份、东方雨虹、江特电机、冀凯股份前身石煤装备等A股融资项目。

  以广发证券2011年8月保荐的古井贡酒增发为例,信宏实业以77.5元/股的价格获配750万股,在6名增发对象中位居首位,一跃成为古井贡酒第二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98%。2013年年报中,古井贡酒的股东信宏实业的名字,已经变成了广发证券约定购回专用账户,并在2015年年报中彻底消失。

  除此之外,马兴田与许冬瑾夫妇的两子女马嘉霖和马嘉腾持有的公司在冲击A股资本市场时,广发证券同样是保荐商。

  盛迅达(300518.SZ)上市之前,当时刚满18岁的马嘉霖持股21.43%,为盛迅达的第二大股东。

  2017年7月,广东趣炫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披露招股书,1997年出生的马嘉腾是这家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持股12.45%。

  综上所述,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与许冬瑾,和广发证券已经形成了密切的业务合作关系。

  记者注意到,一路走来,其中也有一些耐人寻味的“小插曲”。

  早在2012年,北京中能兴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能兴业”)认为康美药业“在土地购买和项目建设上涉嫌造假并虚增资产”,要求监管部门对康美药业进行核查。随后,广发证券根据广东证监局要求对康美药业进行了专项核查,并在2013年3月9日发布核查意见称不存在虚增资产虚增工程投资行为。

  紧接着,中能兴业以广发证券是康美药业的直接利益关联方不具有独立性为由,要求广东证监局要指定独立第三方对康美药业的相关问题展开调查。但广东证监局认为广发证券核查符合法律规定,最终不了了之。

  某券商前资深保荐代表人、投行界知名人士王骥跃告诉记者,由于康美药业的财务问题还在调查中,现在还不能确定会对广发证券产生怎样的影响。但是,监管层对康美药业的处理,将对整个资本市场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否则这些出现严重问题的上市公司,会将国内资本市场带向深渊。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