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万医学生仅10万从医? 北大医学部副主任纠正

2018-11-08 10:13 中国青年报

  11月5日晚,北京大学医学部全科医学系全科导师辅导全科住院规范化培训医生撰写和修改病历。当晚大致修改了6份病历,通过规范写作,对每一份病历有针对性地逐一进行修改,年轻的全科住院医们学习热情很高、很认真,全科住院规范化培训医生们后续会将修改后的病历上交。迟春花/摄

  日前,一篇《60万医学生仅10万从医,年轻人为何不愿穿“白大褂”》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引起大家的激烈讨论。多年从事医学教育管理工作的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王维民在看到这篇文章以后,第一时间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纠正:“事实是,可以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本科临床专业每年招生规模在12万人左右!其他的(指其他医学生——编者注)只是‘医学相关专业’,不属于‘临床专业学生’。”

  王维民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所谓“医学相关专业”包括基础医学、公共卫生、护理、医学技术相关专业、医学检验、医学英语等专业,有时甚至包括了医学院校招生的管理类、艺术类等其他非医专业。这些专业毕业的学生虽然学习的是医学相关专业知识,但是并没有资格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

  《2017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6年普通高等院校医学毕业生的人数为674263人,而2016年,全国新增执业医师142990人。对此,王维民解释说:“真正能考取临床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只有临床专业的学生。”王维民告诉记者,北京大学医学部每年招收医学生840人,其中临床医学专业的只有250人,包括临床医学8年制和临床医学5年制。目前,全国大约有180所医学院校,每年招收的临床专业学生大概只有10万~12万人,这些专业的学生考取了执业医师资格证之后,才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

  那些医学相关专业的毕业生也是我国公共卫生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是就业在非(执照)医行业,例如检验科、放射科等科室技术系列的“大夫”,是没有处方权的,不是我们日常说的给老百姓看病开药的大夫。

  针对年轻人不愿意穿“白大褂”的这种说法,王维民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95%左右的临床医学专业的毕业生都去当医生了。王维民是从医30多年的临床外科医生,他个人认为,尽管这些年伤医事件频出,医患关系也比较复杂,但是随着国家相关政策方针的实施,各方面矛盾都有缓和的趋势,整体而言,医生的社会地位和职业荣誉感还是比较高的。

  此外,临床医生的教育和培养成本非常高。王维民告诉记者,从生师比看,一般院校的生师比是22∶1,而医学院校则是16∶1。“国外有些大学医学专业的生师比常常是4∶1、5∶1,甚至是2∶1”。

  1981年,王维民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部(当时的北京医学院),当时,一个年级大概只有180位临床医学生。37年过去了,各个高校都在不断扩招,但北京大学医学部每年招收的临床医学生也只增加了70名。培养医学生,除了需要比较多的老师以外,还需要各种实验仪器、设备,以及动物和大体老师进行解剖学等知识的学习。(遗体捐赠者无偿捐赠他们的遗体,供医学生学习研究,这些遗体称为“大体老师”——记者注)

  临床医学生的教育,到现在也依旧是高成本、精英化的教育。在这样的教育投入之下,如果毕业之后转行相当于归零从新开始,得不偿失。

  不过,王维民也坦言,医学生将来成为医生后的辛苦确实存在。“5年制的医学生需要修够250个学分,甚至更高才可以毕业,而其他4年制的专业学分要求在150左右。成为医生以后,是真正的活到老学到老,这样才能跟上知识的更新换代,才能看好病,对患者负责。”

  在王维民看来,对医学专业盲目的唱衰和夸赞都是不理性的,对于想要学医的年轻人,他建议,兴趣还是第一位的,如果不感兴趣,今后的学习和工作会很难坚持下来。至于医学生刚毕业后的收入问题,王维民表示,和社会其他行业的平均收入水平没有很大的差别,如果想赚大钱,学医一定不是最好的选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昶荣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